推广 热搜:

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很容易被偷到的地方,那是所有者的错误

   日期:2021-01-12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伊隶盗窃的时候,并不知道那是记账的。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很容易被偷到的地方,那是所有者的错误,不是他的!一名男子说道,不管怎
 “伊隶盗窃的时候,并不知道那是记账的。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很容易被偷到的地方,那是所有者的错误,不是他的!”一名男子说道,“不管怎样,他并没想去偷那些纸张,也不是有意识去损坏它们,所以这个责任不应该由他负责!他只应该担负他偷窃的那些东西造成实际损失的责任!”
  “他偷窃造成的损失,自然是算在他偷窃金额中的,没什么可争辩的!”一名衙役说,“让他做三年牢,算是对他从轻发落了!”
  “可那几张纸只是纸的价值,不能算作偷窃的金额!”另一名男人喊道,“以他意外造成的损失为他定罪,这是不公平的!”
  韩云听来听去,听出一些端倪:在柳国法律中,对盗窃罪行的惩罚是以金额为标准的。五千钱以下够不上刑事罪,处以赔偿或□□即可;五千钱到十万钱是半年□□以及赔偿,以此类推。
  那名叫伊隶的男子,盗窃金额不足五千钱,但是秋官为那几张纸估价五十万,加上伊隶负不起赔偿金,被判三年。而他的一些熟人和其他平时受那名富人压榨的工人心中不满,来这里抗议。无论如何,秋官给纸张估价这种做法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,而且伊隶的盗窃金额,确实不应该算成五十万。
  “他明明只是犯了很小的偷窃罪,以那些纸张不知道怎么估出来的价格把他判为重罪,这实在太不合理了!分明是官商勾结歧视穷人!”一名男孩喊道,“那些纸他拿到市场上去卖也卖不出去,所谓的估价根本是错误的!那些纸张没有价格!”
  韩云看向那名男孩,心中有数:一般百姓哪里会明白什么责任啊罪名啊,肯定是有人告诉他们。这名男孩虽然衣衫破烂,看上去也很穷的样子,但眉目之间有种灵气,看上去和那些浑浑噩噩的人不同。旁人说话之前都会看他一眼,等他点头之后才开始嚷嚷,分明是以他为中心。
  “审判的罪名,确实是有问题的,但是判罚却还大致合理。”韩云忽然开口说,她是对着那名男孩说的,男孩一愣,抬头看她。韩云笑了笑:“我国法律,分为官法和民法两种。以官法来论,那位伊隶根本构不成盗窃罪,因为不管是主观上还是盗窃的金额来说,都不足五千钱。丢失帐目造成的损失,并不算在帐目价值里面。”
  那名男孩迅速抬起头,看了她一眼。韩云和那男孩眸子相对,两人都是一惊。对方的眼太利,虽然都敛了些光华,但还是看得出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