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同事关系。”他站起身,朝我伸出手,“走了,吃饭

   日期:2021-01-13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进入十一月,天气一点点冷下来。期间三三来了两个电话旁敲侧击,都被我搪塞过去,终于,小草问出口:阿校,你没事吧?我把手里合
     进入十一月,天气一点点冷下来。期间三三来了两个电话旁敲侧击,都被我搪塞过去,终于,小草问出口:“阿校,你没事吧?”

    我把手里合订的地球物理学报翻得哗哗响:“没事。”

    下午和路人甲乙碰头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

    “我们谈谈。”

    “在开会。”

    甲乙草三人面面相觑。

    “那你先忙。”他挂断。

    两个小时后,电话又响了。

    我清清嗓子:“我这边还没结束——”

    “小草刚从我旁边过去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林之校,一个多礼拜了。冤杀也不是你这么冤杀的。”越说越无奈的声音。

    我拿着笔在纸上画来画去:“我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。”

    “那就不说——”

    “好的,拜拜。”我干脆利落地挂断。我是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,那么就姑且再鸵鸟一会儿。

    二十分钟后,顾魏站在我身后。

    我觉得这个人简直已经把X大摸得烂熟了,尤其在小草这个叛徒的帮助下。

    他食指点点我手下的涂鸦,抬了抬下巴:“还有海南岛台湾岛。”

    等我补上,他抽走:“送给我了。”

    我看着这个素来温柔的男人往我对面一坐,突然改走冷峻路线。

    “我们是谈完了去吃饭,还是吃完饭慢慢谈?”

    我拿笔敲敲草稿纸:“那要看你说的故事是长——还是短了。”

    顾魏扶扶眼镜:“那你是想听前面的,还是后面的?”

    我沉默了五秒钟:“后面的。”

    “同一家医院不同科室的同事关系。”他站起身,朝我伸出手,“走了,吃饭了。”

    “完了?”

    “不然呢?你还想有什么?”顾魏突然有些气急败坏,“我一个礼拜没踏踏实实吃饭了,我一个消化外科的总不能自己的消化系统出毛病吧?你倒是淡定,信不信我吃了你。”

    我被绑去吃牛排,胆战心惊地看着顾魏一脸冰霜,餐刀划得餐盘吱吱响,想了想又失笑,觉得这真是场莫名其妙的无妄之灾。遂清了清嗓子:“医生,你没觉得你很有流氓色彩?”

    顾魏抬了抬眼皮,最终还是端过我的盘子,一边切一边忿忿道:“我就是觉得我对你太绅士了!”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