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他好兴致地把我学校食堂及附近算是招牌的食物全吃过了一遍

   日期:2021-01-13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医生,你没醉吧?我居然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酒量究竟是多少。你想我醉还是想我不醉?调戏!我深呼吸:把你的视线,转到窗户外边去
 “医生,你——没醉吧?”我居然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酒量究竟是多少。

    “你想我醉还是想我不醉?”

    调戏!

    我深呼吸:“把你的视线,转到窗户外边去!”

    2011年的新年,好像时间很短,忙着买年货,大扫除,年夜饭,拜年。

    年初四去看小庚,已经会爬了。我玩着他软软的手指头,逗得他哈哈笑。

    表嫂看了我一眼:“还没和姨妈姨父摊牌?”

    我:“摊了一半……”

    门被推开,表哥走进来抱起小庚:“来,儿子,咱们跟姨奶奶要红包去!”

    表婶笑着把小庚抱给他,拉着我一起出了卧室,在我耳边低声说:“直接把人带回家。”

    快刀斩乱麻!

    新年过后,我回到X市。

    自上次和高浠挑明了之后,再在医院见到她,总觉得有种诡异感。现在这么执着,当初干嘛去了?

    我对医生的人品一向很信任,但是任谁知道自己男友和前女友天天相处,对方还贼心不死,心里能一点别扭都没有?即使红杏不出墙,天天有个人趴墙头一边砸墙一边伸手够,你心里也不痛快。

    我决定向组织反映一下。

    “医生,我是个懒得解释的人,你也是。但是有的时候,解释解释也是有必要的。”我搜索枯肠地想把我想说的话用正常的语言给组织出来,奈何我的语言细胞已经在高考考场上全体阵亡,“有的事,一方不方便问,如果另一方不主动解释,容易导致误会。”

    医生:“你误会了?”

    我:“没。”

    医生:“那你什么不方便问?”理科生等量代换学的多么好。

    “你和高浠。”

    “哦。”应得这么痛快,然后没下文了……

    “有个和你几墙之隔的人天天觊觎你,就像老有只苍蝇在飞,挥也挥不走,又不能用苍蝇拍打……”我突然觉得这个比喻极其不恰当。

    医生沉默了半天:“我该和她说的都说了。”

    我叹息:“就没有治标治本一步到位的方法么?”

    医生翻身压人:“有。”

    “你干嘛?”解我纽扣。

    “一步到位。”

    “你这是哪门子一步到位啊?!”

    “嗯。”

    嗯神马嗯啊!

    “医生!!!”

    “我们结婚吧。”顾魏看着我,“你也该给我个名分了。”

    这是医生第一次提结婚,实在很乌龙。

    但后续一点不乌龙。

    三四两个月,医生和我的粘腻程度突飞猛进,在他整个四月几乎没轮休的情况下,我们差不多天天见面。他好兴致地把我学校食堂及附近算是招牌的食物全吃过了一遍。期间被小草,路人甲乙以及我们宿舍和隔壁宿舍敲诈了四顿。四顿,这个频率实在高得发指……

    我也没少跑医院,医生的夜班明显增多,他对医院周边夜宵的伙食质量颇有微词,我带着各色食物去拉高他的夜宵水平。

    虽然没挑破,但并不代表我感觉不到医生的“黏人”程度直线上升。我在一度怀疑“这会不会是回光返照?”被三三强烈鄙视之后,觉得双方既然都很享受,就保持着这种诡异的甜蜜吧。直到白面君做东邀大家聚餐那天。

    席间,第二天要上班的是不能喝酒的,于是作为“家眷”的我就成了靶子,帮顾魏挡了两杯啤酒。兴头上大家说起小羽乌龙的相亲事件,白面君突然冒了句:“你怎么不找顾魏呢?不是一天到晚老师长老师短的么?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